Saturday, 7 December 2013

梦和不付诸行动的想

曾经一度以为政府预科班生可以申请中文系,最后查了半天,那个科系却只允中六生报读。说实在的,没有小小的失落,是假的。



幻想很多,梦很多。小时候爱上画画曾立志当画家、后来喜欢上唱歌,和别人说自己想当个歌手的时候却被同学胡乱嘲笑(话说,当时的自己是超级丑小鸭,圆圆矮矮又一脸呆样)或许当时的心灵有着很大的“冲击”,这梦,持续最短的光阴。再后来,对书法有一手,又想当个书法家。

回忆里,自己的志愿都少许和艺术粘上边。而且,是有点无厘头的单纯热忱。可谓曾经为实现这样未来的一个自己不断胡乱“偷师”,想尽办法把梦想更贴近现实。

但,上了中学以后,或许体会到一些的人情世故,梦想抵不过现实立足,也不再幻想很多。只知道要把成绩考好,慢慢也把该有的热忱给磨灭。依然爱画画,却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画着、依然爱唱歌,却渐渐把它当成一种发泄情绪的出口、依然爱书法挥春,却是为拿取课外活动分数强逼自己得永远保持水准以获取代表学校出赛的机会。

以前单纯的想要把喜爱的东西给延续,现在却变成达到目的的工具。

在这期间有接触过录音,为幼儿园母校在他们的舞台剧献声。每一次的自己当旁白,也发现这样的角色不容易——咬字得清楚,音调得准确,声线得顺畅。我可能会乱其八糟把小学老师给忘了,却永远忘不了教过自己的幼儿园老师和院长。他们都好好,也很感谢他们能让自己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去帮忙母校。渐接后来,却爱上这样的一个行列——想让各地都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才恍然发现,原来中学时期不断的演讲和诗歌朗诵让自己在这领域发展有着很大的帮助,纵然还是会被评审总是抓着自己发音不准和偶尔咬字不清的时候。

不过,总在碰触这些和科学以外的领域还是措手不及。喜欢语文写诗写小说,但往往用再大的努力远远不及自己在科学科目所得到的成绩。不得不承认科学和数学是自己最不爱的东西,却自己的本能感到懊恼。比起其它,科学往往对自己较为敏感和容易吸收,永永远远抵不过需背上的东西和技巧。

我竟爱上自己不擅常的东西。

虽然早已将未来目标定于自己始终擅长的领域——数学加物理加化学,但近期却懊恼如果最终让自己毕业上了,未来的自己会甘之如愿继续投入那样一个自己没兴趣却擅长的领域么?又或真的让自己鼓气勇气走上自己喜爱的大众传播,又能够抵上现实家族的总总现实枷锁还有对于不擅长的种种困境?

不得而知,虽然明年一月就得填志愿表申请大学了。只能说,先担心四天后即将登场的成绩吧。


::虽然说,每天把梦想达不成迁怒与现实很说不过去,路如何走还是由你决定。
但能又有几个有着无比大的勇气去抵抗现实所带来的冲击又或忽略身边该有的责任?
往往说得容易,做起来却是一个无止尽的难
不是放不下,而是,不是每件事都能胡乱放下::



2 comments:

  1. 只有中六有拿华文才可以申请中文系,对吧?

    ReplyDelete